产品目录
 
CB-B系列齿轮油泵
CB-BM系列低压齿轮油泵
CBA-B型不锈钢齿轮泵
KCB(2CY)型齿轮泵及泵组
CB-FA-FC系列齿轮油泵
HY01(CBJ)型齿轮油泵
CBN-E(F)型齿轮泵
CBW-F型齿轮泵
BB-B型摆线油泵
B-B-B*Y型摆线油泵
CB-B型立卧式齿轮油泵电机组
LBZ齿轮油泵立式装置
WBZ齿轮油泵卧式装置
BB-BJZ摆线油泵电机组
RHB型润滑油泵及机组
CB-B160-600L大流量齿轮油泵机组
CB-B600-800L大流量齿轮油泵
CB-B600-1000L低噪音大流量齿轮油泵
CB-B160-1000L大流量齿轮油泵电机组
CB型带底脚齿轮油泵
DBB型定流向摆线转子润滑泵
KGY高温耐磨齿轮油泵
XB-200-1000型卧式低噪音大流量斜齿泵
YB1型叶片泵
YB1型双联叶片泵及机组
SXF型双向润滑泵
SNBY型双向润滑泵
CB-O.8系列(ZCB型转子式油泵)
ZCB型转子式防爆机组
R12-1型润滑油泵
YZQ型油流指示器
GZQ型给油指示器
ML型联轴器
NL型联轴器
CY柱塞泵
YZ型液压站
6.3Mpa系列中低压阀
T8642型双向齿轮油泵
CBW-F2系列齿轮泵
CBT-E(F)500系列齿轮泵
CBK-F200系列齿轮泵
CBW-B系列低压齿轮油泵
CB1-B系多功能齿轮泵
CBG系列齿轮泵
XBZ-200-1000型卧式低噪音大流量斜齿轮泵装置
SXF-2.5(4.5)双向润滑油泵
SXF-2.5(4.5)双向润滑油泵电机组
RHB型润滑摆线齿轮油泵电机组
SRHB双向润滑泵(三角泵)
CB-B型低压齿轮油泵装置
S型输油泵电机装置
YB-D系列中压叶片泵
DJB系列电动专用加油泵
PV2R1系列高压低噪声叶片泵
PV2R2系列高压低噪声叶片泵
LUC系列精细滤油车
XYZ-G型稀油站
中压溢流阀
低压溢流阀
列管式油冷却器
   

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详细内容
 

 

Taixing Jianli Hydraulic Component Factory
 

CopyRight © 2011 泰兴市剑力液压件厂 网址:jianli88
企业地址:江苏省泰兴市刘陈镇

ICP网站备案:苏ICP备11078104号-1

  • 主页
  • 状元红心水论坛
  • 彩友心水论坛
  • 香港六合彩黄大仙论坛
  • 主页 > 彩友心水论坛 >

    云南野象25年致有人打死偷吃野象被判刑

      发布时间:2018-01-26 16:37

      有资料显示,1991年至2016年,云南野生亚洲象肇事造成损失约3.27亿元,致53人死亡、299人受伤。为缓解人象冲突,2017年7月20日,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启动中国首个亚洲象防护栏试点村寨项目。截至目前,该局已先后投入172万元在关坪村试点建成亚洲象防护栏1350米。2018年1月初,澎湃新闻走进关坪村,追寻人象冲突背后的故事。

      三年前的7月19日凌晨二时许,陈香兰睡得迷迷糊糊地,听到村子里狗狂吠,继而是自家的狗“吱吱呜呜”的声音,突然家里厨房旁边的响动将她惊醒,她想开灯又不敢,翻起来钻到了桌子底下,喊隔壁屋里的儿子王平康去看看:“你快去看看,大象来了。”

      折腾了一夜,直到清晨,陈香兰听到了一声枪响。儿子王平康拿着自制的射钉枪,朝一头蹭厕所石棉瓦的大象头上开了一枪,厕所里他的媳妇吓得乱喊乱叫。这一夜,有7头野生亚洲象,闯进了景洪市大渡岗乡关坪村三六队他们的家里,偷吃他家收好的包谷。

      翌日一早6时许,陈香兰忙活家务时看到有1头大象卧在家里水塘边不动,她大喊儿子,“你把大象打死了。”王平康回应:“怕没有吧。”等他翻起来去看时,大象线日,澎湃新闻来到王平康家时,他家房屋一周已围起了防象的铁栏杆,栏杆柱子就像动物园里关大象的围栏那么粗。这是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以下简称:保护区管护局)投资172万元在关坪村试点建的亚洲象防护栏,总长1350米,在中国亚洲象分布区尚属首例。

      78岁的王朝贵和73岁的胡玉芝老两口,把院子收拾得干净又整洁。院子一圈100多米是用铁栏杆围起来的,栏杆柱子足有20公分粗,平常就二老在家,又是独院,这是为了防止野象闯入伤人。

      他们所在的关坪村三六队,村子对面是昆磨高速,毗邻野象谷景区,属于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下属的勐养子保护区边沿。

      保护区管护局提供给澎湃新闻的资料显示,整个西双版纳约270余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亚洲象,勐养子保护区范围及周边就有约90头,占了三分之一。勐养子保护区周边也是景洪市范围内人象冲突的集中地点。

      老两口清楚地记得,起初他们听到了厨房顶上盖的石棉瓦掉下来,“我以为是猫,但一想不对,猫没有这么大动静,就跑出去看。”胡玉芝说。跑出房门的胡玉芝发现,跟房门一样高的几头大象站在厨房门口吃堆着的包谷,“把我吓倒了,摔倒在柱子根前”。

      缓过神的老两口不甘心,包谷是他俩的口粮。胡玉芝说,老伴照着手电筒,她拿着铁盆站房门口一直“咣咣咣”地敲,希望能把野象吓走,“我喊大象你给我留点吧,声音吵的我俩都撑不住了,但大象就是不走,蹭靠柏树,把我家院子里3棵柏树弄倒了,到晚上12点多时把包谷全部吃完就走了”。

      在王朝贵的记忆中,以前可不是这样,点起火把、敲锣打鼓、燃放鞭炮都能把野象迅速吓跑,现在这些办法没用了。

      当晚,吃完老两口家包谷的7头野象,转转悠悠来到王平康家。外面的狗吠和动静,已经让王平康的母亲陈香兰揪心起来,凌晨两时许,野象在她家厨房旁发出很大的响动,她惊醒后翻起来钻到了桌子底下喊隔壁屋里的儿子,“你快去看看,大象来了”。但天黑没有人敢出门,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

      清晨6时许,王平康的妻子正在上厕所,一头野象来到厕所边蹭石棉瓦,正在喂猪的陈香兰大声呼喊,翻身起床的王平康慌乱中拿着自制的射钉枪跑出去朝着大象头部开了一枪,“枪响后,打在了眼睛旁边,”陈香兰回忆。

      没过多久,他们发现大象死在了自家水塘边,陈香兰吓瘫坐在地上。“儿子,你把大象打死了,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扛吧。”7时许,王平康自己向保护区管理所报告了枪杀大象的事情。随后,保护区管理局、森林公安、林业部门都赶到了现场。

      经专家检验,死亡野象为成年雌象,体长3.1米,肩高2.25米、重3.4吨,象头部左眼上方17厘米处有一创口,腹中孕有发育成熟、重99公斤的雄性胎儿。在对象尸各主要器官检验后,初步判断该象死亡原因系枪弹致颅脑损伤死亡。

      王平康被当场刑拘,后被判刑。资料显示,当年,西双版纳至少发生3起野象伤人事件,导致3人死亡多人受伤。

      就在2018年1月22日夜里,勐海县勐往乡坝散村附近,一头象阻拦在公路,攻击过往车辆。2017年11月份,同一个地点,一头公象进入公路,拦截过往车辆。村民们称,公象在公路上使得过往的车辆不敢通行,公象上前踩踏、蹭靠七八辆轿车,掀翻了一辆轿车,将一辆中巴车上的挡风玻璃用头顶碎,“车里拉的是人,挡风玻璃碎裂了,吓得人乱喊乱叫”。坝散村村民尹双全说。

      村民们告诉澎湃新闻,肇事的都是独自进寨子的独象,村子附近活动的野象约有18头,一般都是下午出现,晚上进村。2014年以来村中已有两人付出生命代价,凶手均是野象。其中一起是,2015年6月21日,上老寨村民小组村民赵四和妻子明巴在地里劳作,遭野象攻击,赵四当场死亡,妻子明巴因被倒塌的地棚掩埋幸免于难。

      村民李健华记得,他第一次遇到野象也是在村后山上和另外3人干活时,突然窜出一头野象追了过来,“我们4个人跑,跑了100多米,那个象就不追了,我跑到村赶紧报告,村广播让干活的注意防范野象,不要出门”。

      李健华他们总结出了经验,遇到野象要从山上向下跑,如果跑平路或者往上坡路,有时野象追来人跑不过象,“往下跑,野象太重不敢追,它会打跟头”。

      野象频频来袭,让坝散村的村民们提心吊胆。村民周美英说,野象踩踏一亩包谷地保护区管理局赔偿400元,一亩水稻地赔偿500元,但是一亩水稻按收成计算有1500元,“有时候第一次被野象吃了或者踩踏,保护区的人来看完就走了,过不了多久野象又来吃,如果踩死人就赔偿20万。”由此,导致村民们不愿种地,“去山上地里干活危险,下午怕野象出来,只能干半天活就回家,只能在家附近种点,一些很好的地都荒废了”。

      更让他们揪心的是,接送孩子上学的路上碰到野象。其实,起初野象进村时,他们喜欢又高兴、甚至上前去围观,那时并不知野象的危险,直至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野象没来时日子好过,野象来了后只能偷偷摸摸地过了”。村民杨国庆这样感慨。

      同样是在勐海,西双版纳森林公安局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资料显示,2017年8月3日21时许,普洱市澜沧县发展河乡黑山村芒峨山上寨村民韩玉中携妻子李小琴及儿子韩林杞,骑摩托准备途经勐阿镇到景洪市打工,其间不听澜沧县野象监测人员劝阻,行至勐海县勐阿辖区农场八队时遭遇象群攻击,韩玉中弃车逃脱,其妻李小琴及儿子韩林杞两人不幸遇难。

      普洱市的野象也不消停。澎湃新闻从普洱市森林公安局了解到,普洱市思茅区六顺镇境内一共活动着野生亚洲象43头,2017年12月底,长期停留在六顺镇的野生亚洲象频繁进入村寨、公路。12月25日,六顺镇团结村村民张祖培家放在山上的一头黄牛,被野象袭击致死;28日,一头独象闯入六顺镇南邦河村的思澜公路路段,影响当地交通。

      保护区管护局的资料显示,1991年至2016年,亚洲象肇事造成损失约3.27亿元,致53人死亡、299人受伤。因现行补偿机制不健全、补偿经费不足额、补偿时间不及时,当地群众崇象、爱象、护象的传统文化开始淡化。这些成为亚洲象保护管理面临的重要问题。

      追踪研究了亚洲象20年的保护区管护局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巧燕分析,根据亚洲象的习性,野象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起初都是温顺的,但是人为的驱赶、惊吓,使得野象性情大变,“本来惊吓过一次还好,有个缓冲期,再接着惊吓就不行了,野象就敌对了”。

      王巧燕举例,像勐海的象群,在无人机监控跟踪时,山林外的象,它听一下,然后用象鼻卷着树枝拍打无人机,但山林里刚出来的象群,见到无人机“嚯”一下全跑了,“象还是避免跟人接触”。

      王巧燕等研究人员留意到,勐海的象群发情期特别长,且发情周期越发频繁,这跟经常吃庄稼、饮食有很大关系;发情季的公象为了争夺交配权,跟公象打斗,失败者被赶出象群后就到处乱闯乱撞宣泄,“独象,尤其是发情的公象,往往是最危险、最具攻击性的”。

      为缓解人象冲突,2017年7月20日,中国首个亚洲象防护栏试点村寨项目由保护区管护局启动,试点村寨就是曾被野象造访的景洪市大渡岗乡关坪村三六队和香烟箐两个村小组。

      香烟箐村小组组长冯广林说,他们寨子2014年11月至2015年5月从勐养子保护区核心区搬迁出来,以前平均每年野象进村35—40次,水稻、玉米近几年都没法种。

      冯广林向保护区管护局反映,搬迁出来后,野象直接进村民家两次。2015年野象进了村民冯广荣家的厨房,第二次2016年野象进了村民马明辉家,都给他们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平时村里的小孩子都只准在家里玩耍”。

      亚洲象防护栏项目启动后,保护区管护局投入172万元,建成了总长1350米的围栏,将地理位置特殊的村民家圈了起来。其中香烟箐投资104万元,建成了总长800米的防象围栏;三六队投资68万元,建成了总长550米的防象围栏,被围起的包括王朝贵、王平康等村民的房屋。

      保护区管护局给澎湃新闻提供的资料显示,防象围栏选择直径为150mm的大型国标焊管,间距2米,离地高2.2米,横担四根直径100mm的钢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